總喜歡用食物來記憶一些地方。

或許是太愛吃,走到哪裡總只記得那個地方最喜歡吃的東西,像是香港就只記得燒臘和茶餐廳、新加坡只記得辣椒螃蟹和海南雞飯、日本就記得天婦羅和拉麵。或許有些是平常在台北就可以吃到的美味,但舊地重遊時,總還不忘記要去那些想不起店面長得什麼樣子、但味蕾還記得的小店。

今天中午買了美食街的燒臘便當,明明知道那家很難吃,吃之前還被提醒那家激難吃,我知道,但我還是買了一盒燒鴨叉燒雙拼飯。因為,今天特別想念過年時,在香港和澳門的那些日子。

會讓人在第一口就發出"嗯~~"的食物,不是特別好吃,就是特別難吃到讓人難以忍受,前者常常伴隨著睜大的雙眼,企圖在食物還沒全嚥下之前告訴身邊的人那東西有多美味,一激動起來,搞不好連鼻孔都撐大了起來;後者常常伴隨著緊皺的眉頭和呆滯近乎想死的眼神。

沒有很安靜的員工休息室,但身邊沒有認識的人,我只能自己低頭對便當翻出六百個白眼,連在facebook上感嘆一下都懶。吃完了,不甚好吃,但是胃填飽了,心理層面的空缺也填滿了,幸好目的只是想要回憶一下那快樂又滿足的日子,重點不在東西美味與否。

創作者介紹

微笑 薇笑

白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